愿风裁尘

 愿风裁尘

作者:安比比


原帖地址:http://bbs.hqgame.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84&extra=&authorid=365&page=1


最真诚的感谢和祝福送给我们的原创作者:比比


顾瑾曾经说过,她最喜欢的一句话是:纵然万劫不复,纵然相思入骨,我也待你眉眼如初,岁月如故。

而对逐尘而言,最了无结果的等待,便是每天习以为常的守着列表里顾瑾那个永远不会上线头像。

不断跳动的电子钟将时间定格在凌晨01:30。

屏幕上,昆仑山上的雪,依旧潇潇的下着。

相比零点时,满屏玩家扎堆刷五行的模样比,现在的昆仑山人迹罕至。

2013年3月,御剑玩家们暌违半年的新资料片五行神凝更新,一时间,凡是角色等级超过30级的玩家,几乎都涌向了昆仑山上的五行幻境副本。

逐尘,也不例外。

房间里,一台电脑散发着昏暗的光亮。或许是自己号任务已经刷完,人却还没有困意,逐尘点起一支烟,无所事事的看着指尖的火星忽明忽暗。

花了20分钟单刷完自己号的三次五行副本后,逐尘登上了灼光的号,准备把灼光号的五行副本单刷完。

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任务狂魔,逐尘一直都无法忍受的任务栏有那些未清完的进度存在。也就是逐尘这近乎疯魔的任务强迫症,让懒癌晚期的灼光甚是放心。

压下心中的丝丝乏意,逐尘吐出肺中的最后一口浊气,掐灭烟头,坐到电脑前。

鼠标轻点,那个踩在流云坐骑之上的正剑男身影轻灵的穿过雪原间白皑的松林,一路踏雪无痕。

逐尘的手速一向飞快,像一台经过精密编程的仪器,每天按着固定的线路和顺序几乎不带迟疑的将所有的本清完。

但是这一次,屏幕上刚刚读完图,连怪都没开始打,逐尘便下意识的愣住了。

他传出五行副本,回到了五行副本入口的所在地昆仑山。

在那个不起眼的角落,引得他回头寻来的东西,还静静的在那里。

那是一位用了兔子变身符的萌新玩家,身后还带了一只鬼谷草宠物。用逐尘的角度看过去,人物和宠物的错位错的恰到好处。像一只大大的鬼谷草展开着叶片,抱着那只摇着耳朵聆听风声的小兔,默默用身体为它遮挡着风雪。

逐尘还记得,有一位对他很重要的人曾经对他说过,孤独的妹子最喜欢挑那些身材娇小的角色和外形比较高大的宝宝,因为这样站街的时候,就像自己被自己的宠物宝宝抱在自怀里一样。

你知道吗?它像一个男朋友一样,永远不会离开的男朋友一样……

当时的他,对她的那番话还没有什么感触。但现在,见到了这幕似曾相识的场景,伴着那个人离开时的那些话,一直在他的脑海里一遍遍回响。

也许是触动了一些心事,心不在焉的逐尘索性连本都懒得打了,他松开鼠标,站在兔子和草的旁边,也开始挂机。

过了许久,那只一直在安静的听着风的兔子却忽然动了动,好奇的扭了扭头。

逐尘刚巧离开电脑前,在黑暗中去客厅给自己倒了杯温水,回来便看到屏幕上的兔子脸不知何时正对着自己的屏幕,一脸好奇的窥探着外面的世界。

感情……

他陪着挂机的人也和他一样无聊,蹲在屏幕前看着风景挂机。

逐尘无奈一笑,点开“周边”,空空荡荡的“玩家”栏只有小兔子一个亮着头像。

角色等级才30级,应该是一个刚玩了四五天的小菜鸡。

他一个队伍邀请发过去,对方几乎是秒接。

逐尘感受着手上杯子传来的温度,单手打字道:五行打了么?

对方回复的很快,如新手一贯的一脸懵逼:五行是什么?

逐尘慢吞吞的打字道:那我带你打,你看着好了。

对方回:好。

灼光对自己账号的氪起金来一向不心慈手软,在烧钱的同时,换来的确实是属性上和平民玩家完全不同的巨大反差。像五行这种三四个人组队才能稳过的副本,灼光号一个物理输出的正剑,竟全程单扛着boss的伤害打输出。

带着个打酱油的萌新,一套下来,有惊无险,单过也只是费点时间和回血而已。

打完后,小兔子退了队,站在风雪里认认真真的摇着耳朵说了句谢谢。

逐尘没回那句道谢,打字问道:你一直会在这里的吧?

她回:嗯,我会的,我会一直在这里的。

无论那句话是真是假,逐尘却一直久久的凝视着屏幕上的那句肯定,少有的弯了弯唇角。

那一夜,逐尘记得,偌大的屏幕,满眼的都是兔子眼角那份弯弯的笑意。

这几乎能穿透一切,直入到心底。

收到灼光密密麻麻的私聊消息时,逐尘正混着野队焦头烂额的打着美人。

一个没速度没伤害的输出,加上两个还没来的及给队友加状态便光荣歇菜的脆皮奶妈。

更加崩溃的是,就连带队的队长也有些手欠,眼瞧着都快灭队了,却把打boss的精魄给用了。

如今进退维谷,只可怜了逐尘这个大佬,一边一个人打着足足四个人的伤害,一边还得贡献自己的宠物顶着伤害拉复活。

好在,比起那些跪着都爬不出非洲的大佬,逐尘的脸一直还算白。

在宠物还剩丝血的关键时刻,逐尘冒险使出的三绝斩在暴击状态下达到了boss的斩杀线。最终,用利落的三刀换死了boss。

【私】灼光:兄弟,这回你可一定要帮帮我!

【私】灼光:北楥就是为了那把80级武器才上的80级。可现在,她过几天就要升级了,80材料却才存了一组。

【私】灼光:你也知道北楥那性子,她那么懒,一直坚持升级到现在,就是为了那件80级武器……

……

翻完聊天记录,逐尘也算是看懂了七七八八。

北楥是灼光的未婚妻,而灼光又是逐尘在御剑的患难兄弟。如今兄弟撩妹子出了难题,逐尘自然要被首当其冲的拉去当打本的苦力。

70级武器上80级武器就需要230个80级仙灵和57个80级仙华,升满全套的武器更是需要足足9组仙灵仙华材料,而80级副本爆材料的概率又是那样感人的低……

北楥这是宽心到什么地步,才会只存了一组材料……

逐尘点了退队,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开大地图直接传了九霄山。

此后,每天深夜,等北楥下线后,和灼光组队花钱单刷80副本凑材料成了逐尘每日必做的任务。

新区冲级,70级以上有资格刷80副本的玩家本就不多,加上这一切都是偷偷为北楥准备的惊喜,两人最终没有叫上其他人一起帮忙刷。

由于两个人不能卡副本的进度,破解迷阵时两人更是只能眼巴巴的数着包里仅有的几个照妖镜,心惊胆战的猜着。

这直接导致,花钱买的4次的80材料副,有1,2次都会因为没能破解迷阵而作废。

但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北楥即将升级的前夕,由逐尘出面在世界高价收了一笔80材料后,两人终于七拼八凑的够了所有的升级材料。

【区】灼光:这只死老虎打的伤害怎么那么疼,差点都要灭队了……

【区】灼光:还好没带上北楥来刷,不然被她看到我血掉那么多,她又要调侃我需要多充几个648了。

【区】灼光:我说兄弟,这可是我给北楥准备的升级惊喜,你可别在她面前说啊!

【区】逐尘:嗯。

这是灼光给北楥的惊喜,逐尘自然不会去北楥面前多说什么。

将包内所有的材料交易给灼光后,逐尘扫了一眼时间。

23:52

单刷五行,时间还够。

和灼光说了一声后,逐尘点了退队。

三个月的时间,从时间到金钱,一点点积淀下来后,单五行对足够暴力的逐尘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

以至打到最后,懒得调技能的他都是一套不换花样的三绝斩把boss打到死。

“胜利”那两个字眼出现在屏幕上时,早已没有当初开荒五行成功的喜悦。

也像极了他现在这样的生活,单一,而又无趣。

三次副本刷完,被传送出副本之后,逐尘几乎是习惯性的点开了“附近玩家”栏。

在扫视完位数不多的那几个玩家后,他也习惯性的接受着她没有再等的事实。

那只小兔子,在那天夜里像个意外一样出现在他视野里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私聊栏里,昨夜十点北楥下线前和他的聊天记录还赫然在列。

【私】北楥:逐尘

【私】北楥:逐尘,我想一直陪着你,你愿意吗?

【私】逐尘:嗯。

【私】北楥: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私】逐尘:抱歉。

【私】北楥:……

【私】逐尘:北楥,其实离了游戏,我们什么都不是。

【私】北楥:嗯。

【私】逐尘:谢谢你愿意陪着我,如果你遇到了真正喜欢一辈子的人,那我祝福你。

【私】北楥:逐尘,我已经遇到我真正喜欢的人了。

【私】逐尘:嗯,祝你幸福。

曾几何时,在这个游戏里承诺这个字眼和“一直”,“永远”,“陪伴”的誓言一样廉价。好在,自始至终,逐尘自己至少还是清醒的。


今夜,不知怎么的,一向浅眠晚睡的逐尘破天荒的在等待0点任务刷新的那几分钟里,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当他悠悠转醒时,桌上的电子钟在黑暗中清晰的显示着3:00。逐尘愣了半晌才在黑暗中发现,面前的电脑都因待机太久进入了休眠状态。

昨晚吃的五行精魄双倍时间明显是过了。逐尘自然是不在意多出这79仙缘,但作为一个强迫症既然是醒了,任务总还是要刷完的。

逐尘轻摇鼠标唤醒休眠中的电脑,亮起的屏幕上,昆仑山的雪依旧般潇潇的下着。

逐尘有些意外的挑眉,因为,这个点了,在昆仑山的地图上,居然还有野生的夜猫子在。

地图上唯一亮着的玩家,是一个叫风己的百花妹子,35级,身后跟着一只新手宠,衣着寒碜。
乍一看,这是谁家刷随机任务的小号又被乱丢到昆仑山了。
也许是想起了那只小兔子,下一秒他的所作所为,逐尘回想起来,连自己也觉得有些震惊。
他直接给那个小号发了个组队邀请。
对方账号开了自动入队,逐尘很轻易的便拖走了风己。

从商城重新买了一个精魄磕下后,逐尘点了进本,不紧不慢的调整着打怪技能。
虽然刷的不快,但却打的十分稳。boss一套技能下来,硬是没能将逐尘的血量打到80%以下。只是风己这个脆皮小号,每次开怪都死的首当其冲。
出本之后,逐尘在昆仑山犹豫了一下。他没有狠下心把风己抛尸荒野,而是拉着这个小号回了自己家。
在这个游戏里,逐尘最恨的,莫过于自己挂机开着自动入队被抛尸。
在他以前玩的区,他被自己信任的人抛了太多次尸,最终导致他做任务极端到都要自己亲力亲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最好的解释,莫过于这样。

春眠不觉晓。
日上三竿后登陆游戏,逐尘才意外的惊觉,昨夜凌晨被自己从昆仑山捞回来的萌新小号,居然还蹲在自己家。
【私】风己:昨天晚上,谢谢你。
【私】逐尘:你号在我家挂了一夜?
【私】风己:我怕你家有权限,一下线我就进不来了。
逐尘一愣。
如果进不来了,我就不能当面谢谢你了。
那是风己的言下之意,虽然没有宣之于口,但逐尘,还是意会了。

他没有说,其实他家的门,永远都不会关。
他和风己有着一样的担心,如果他把家园访问权限开了,万一顾瑾寻来却进不了他家,岂不是要在外面孤单了等他一天。
他不舍得,也不允许。
怔仲良久,逐尘才从自己的世界里回过神。
这……
似乎早就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了吧……
霎时间,逐尘心如乱麻。
他收起自己心里乱如麻的思绪,对还站在自己家的风己道:去打本吗?我带。

在这个区,实力和影响最大帮派,便是灼光建立的帮派。这,也是逐尘所在的帮派。
半天下来,帮里那些和逐尘在同一时间跑地图刷本的玩家多多少少都传着一件事:向来喜欢单刷所有副本的逐尘,今天居然拖了一个小号刷本。
逐尘本就性子冷淡,是人群里那些为数不多的闷骚少年。即使各种八卦已经扑面而来,他也不喜争辩的没有出面多做解释。正是如此帮里那些闲来无事的人,也聊的越发肆意。直到消息在帮里膨胀到一定的地步,将一直在北城挂机刷级的北楥惊动了过来。

【私】北楥:咦~逐尘,我是听说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私】北楥:你不是一直不近女色的吗?怎么今天心情那么好,出来溜小号消遣??
【私】北楥:还是……
【私】北楥:你看上了哪家的姑娘在努力撩妹啊~
见状,逐尘有些无奈的拧了拧眉,打字回复道:
【私】逐尘:随手捡的。
但北楥,明显将他的大实话当成了敷衍。
【私】北楥:欸?被捡原来待遇那么好呀?逐尘大大我在北城,你快来捡我吧。
【私】北楥:求带本求虎摸求逐尘大佬亲亲抱抱举高高~
【私】逐尘:别闹……

北楥和逐尘已经认识两年多了,眼观鼻子嘴观心,时间一长,即使两人之间相隔了一张因特网,北楥也把逐尘的脾性摸了个大概。
察觉到逐尘的语气似乎有些不对,北楥赶忙收起自己那副耍无赖的小女生态。
【私】北楥:好啦我不闹了,其实你要是真的要带小号的话,大不了把她收了当徒弟嘛?
【私】北楥:先撩一个小徒弟,然后再把你家小徒弟骗来帮里和大家一起玩,岂不是美滋滋~
上一秒还在带着副本的逐尘,看着私聊频道里,北楥发来的一条条消息,像是瞬间没了什么兴致般垂下了手。不知为何,面对众人的纷纷议论还能冷静打本的他,在北楥这一闹之后,居然莫名的有些烦躁。

追根究底,只是他带了一个随手捡的小号打副本。谁能想,悠悠众口能把这事描绘的那么多姿多彩。
糟心!
【私】北楥:我帮你问过啦~
【私】北楥:那妹子还没有师傅哦,现在人家已经35级了,在不快点下手就要过收徒的等级了。
逐尘只能说,天知道北楥是怎么找到风己的!
他一问风己才知道,在他刚刚糟心的那会时间里,北楥已经搞到了风己的联系方式和她聊上了。

不多时,北楥只见传说频道上出现了一条全区公告:
【传】恭喜逐尘和风己结成师徒!
北楥知道风己要来帮里,在自己家族清出了一个空位,把风己拉进了帮。
进帮后,风己规规矩矩的和大家打了招呼后,便开始规规矩矩的刷本潜水,让很多闲着没事准备调侃一番的玩家连节奏都带不起来。
【帮】北楥:风己你要打仙出师吗?现在正好我有空,可以帮你叫人。
【帮】风己:谢谢,我自己做任务升就行。
【帮】北楥:那你还有什么本没打完吗?我可以开别人的号来带你。
【帮】风己:谢谢,没有了。
有人问北楥,新来的那个妹子那么冷淡,不会和帮主灼光一样,是个男玩女号的大屌萌妹吧?而且,应该还是一个和逐尘一样高冷的大屌萌妹。
北楥笑笑,说:不好说。

从来没有带过徒弟的逐尘,也是在收完风己之后发觉,可能他在做师傅这方面,真的没有什么天赋。
一个等级奔80的大腿,手足无措的带着一个萌新,把一个能秒过五行本喜闻乐见的打成差点灭队的开荒本,放眼全区,就属逐尘了。
几番试水无果之后,逐尘还是放弃了打字讲解副本机制的表述方法,要来了风己的QQ号开语音。他性子冷淡不善言辞,叙述副本机制时的语言却简练而易懂。风己没有开麦,打字和逐尘交流着。寂静之中,网线隔空交缠的另一头缓缓回荡着的低沉声线,从不知会落向何方。

比起在区域聊天喊话求送东西求带本求包会员的那些找师傅的妖艳贱货,风己安静的太多。
若不是,偶尔在私聊频道上还会多出那稀稀拉拉的几个字,逐尘都快以为,自己在对着一个空号自言自语。
正当逐尘觉得脑袋中所有的语言都快被他叙述完毕,即将词穷的时候,风己的私聊忽然跳了出来。
【私】风己:有人在叫你。
逐尘一愣,发才发现是北楥的徒弟梨花泪在满帮会的喊逐尘带她任务。

逐尘性子虽然冷,但是人还算好相处。有人开口让他带任务,逐尘有空也会顺带着帮忙带。
语音和风己说了一声之后逐尘便下了麦,径直出本拉了梨花泪。
梨花泪是属于和北楥同一种个性的妹子,活泼,可爱外带一点不时发作的小傲娇。进队之后,她便一直元气满满,原本和风己像死水一般的打本环境,似乎都因为梨花泪的加入而热络了起来。

【队】梨花泪:逐尘哥哥这几天肯定爱偷懒,每次我上线叫你带我任务你都装着挂机不回消息~
【队】逐尘:有事在忙,我回的时候你都已经下线了。
【队】梨花泪:你也知道我等你等太久都下线了呀?没人带我任务我可无聊了呢~
【队】逐尘:嗯。
【队】梨花泪:所以,罚你明天后天大后天都要带我任务!不许不带我就单刷~
……

203040材料九幽军训五行几个本一套刷下来,在逐尘的聊天窗口里,梨花泪活泼的和话痨一般占领了所有的频道。在打怪的闲暇时间,逐尘到也会抽空回上那么一两句,可是在队伍角落,那个黑眸黑发的新手百花,却一直如一潭死水,在阳光之下都没有任何波澜。
【私】风己:我打完了,你们继续打吧。
【私】风己:谢谢你。
逐尘用最后一刀三绝收掉残血的五行之主后,逐尘还没来得及打那句“打完了”。风己的私聊便已经发送了过来。
“风己退出了队伍。”
他一愣。

风己的一直沉默,让逐尘看到这一幕有些猝不及防,而细细想来,却又理所当然。
几番相处下来,他知道,风己就是这样一个,和他一样性子冷淡的人。
但他不知道,风己有时,会不会也和他一样,站在人群中静默着,心里孤寂的蔓草却疯狂纠缠生长着。
队聊频道里,梨花泪的聊天消息还在源源不断的发来。
【队】梨花泪:逐尘哥哥,刚刚那个三楼不会就是你刚收的那个女徒弟吧?
【队】梨花泪:她好冷漠啊,我一个人在说了那么久她都没有理我,不会是个汉子吧?
【队】梨花泪:她属性也真的好渣啊。
【队】梨花泪:逐尘哥哥,你怎么收了这么一个不好相处的徒弟呀?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御天剑道》手游官方公众号

分享到 :
关于《御天剑道》

《御天剑道》是一款大型多人在线MMORPG回合制手机网游。游戏背景以天地混沌初开,盘古开天辟地。若干年后,龙腾大陆逐渐被人,蛮两族统领,人族自封为仙,讨伐蛮兽,蛮族自命天魔,欲以此役一统龙腾大陆。仙魔大战致使龙腾大陆崩裂数块化为九州大陆。而仙魔两族千年后重整旗鼓,试图渗透中原大地。天下群雄并起创建了“天山派”“炎魔宫”“九幽殿”“御剑门”“天罚岭”“清幽谷”诸般神迹广招门徒,正所谓六大门派鼎足立,仙魔纷争夺天下!玩家置身于凌虚御空、如梦似幻的仙侠世界,谱写属于自己的仙界传说!

更多热门新闻